您的位置首页  人群心理  女人心理

叶璇:我们这行比的不是一时是千秋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4-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叶璇:我们这行比的不是一时是千秋  要查看此视频,请启用JavaScript,并考虑升级到高版本浏览器支持HTML5视频  很多年前,我还在偏远的南方小城里生活…

原标题:叶璇:我们这行比的不是一时是千秋

  要查看此视频,请启用JavaScript,并考虑升级到高版本浏览器支持HTML5视频

  很多年前,我还在偏远的南方小城里生活。那时候家里面能收到的不多,与我相伴陪我成长的,几乎都是TVB的电视剧。我在那些时间里,把叶璇参演的剧集,一部一部看完。

  在我的印象里,选美出身的她聪颖,有灵气,自信骄傲,还带着一丝不屑。她有思想,向来敢说敢言,直来直往,对她传说太多,非议太多,以致于让我在专访前都怕自己把控不住。见到她工作人员的时候,我甚至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她好聊吗?”她的工作人员淡然笑了一笑:“接触了你就知道,她跟传闻的不一样。”

  她无所谓当个女强人,不介意负面评论。她有胆识,还有野心。整个专访里,我最喜欢她说的一段话是“我是一个的、客观的看自己的人,而不是一个妄自尊大或者妄自贬低自己的一个人。我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就觉得自己真的是了,不会因为这些膜拜而改变我对自己的看法;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这些的贬损而贬低我自己,一点都不会。”我想,这些话,能送给无数为此纠结的人。

  突然觉得有点遗憾,采访时我忘记跟她说,我最爱她的角色是《再生缘》里的。不过没关系,我相信,待这个专访之时,她一定能看得见。

  叶璇:在《暴疯语》里我终于演到了梦寐以求的一个角色,就是青云的太太。但是,很不幸的是,我到了现场才知道,我要这样子被他暴打,因为我也没有看过剧本。尔东升导演跟我说了以后,他说你演出青云的太太,我说好,心里已经在暗爽,所以我就不用看剧本。但是,发现原来是一个很的家暴,病患这么一个家庭里的一。就长期受到青云的,的,甚至后来都被他了,这么一个角色。

  叶璇:我本身就有特点,不用演。(笑)我想是我跟青云合作的火花,会是最有特点的,我知道是他演我很放心,他也知道是我演这个角色,他就很放心。因为他很害怕打女人,他很怕。因为这些要配合的,一不小心就真的要受伤,就没有必要,因为演戏都是假的,你没有必要真的去受伤。还好是我跟他非常的默契,我们就走了几遍戏,拍的时候一条就拍过了,所以这就是我们的特色,极度默契。

  叶璇:我最开心的是他以后再也不会打女人了,所以你能做他最后一个女人是蛮开心的。(大笑)作为一个女生,你往往想做一个男人的最后一个,虽然我不是他最后一个什么人,只是一个被打的人,还是蛮开心的。就是觉得因为这种机会很少,这种表演的机会,也很难得,就是一个好对手给你那种心灵的默契,那种好作品,一拍完你自己心里就知道这个很好,这个节奏很好,果然他也得到了提名,我果然是帮助男对手提名的专业户。

  他说今年他提名的两个影帝,都是打我得来的。我说你这个话说完了,想得影帝都来找我,打我一下那麻烦了。

  大公娱乐:像你刚刚说到他双提名都是因为打你的原因。就有网友开玩笑说,你如果这角色不是被他打,而是自己自己,是不是就能拿到提名了。

  叶璇:影帝吗,没有期待,影帝我这辈子应该得不到,下辈子变个男的应该可以得到。(大笑)项是一种肯定,是一种荣誉,但是我记得金像的时候,那天晚上我的杜琪峰导演就跟我说,他是给我发短信说的,他恭喜我之余,他说项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在行业里所获得的认可和尊重,这才是长久的。没错,任何行业比的都不是一时,比的是千秋,但我们这个行业更容易让人觉得比的是一时,这时候谁好红,谁好受欢迎,其实那都是昙花一现,就是你能常青才是很难得的,昙花一现其实容易的,靠青春、亮丽、帅、小鲜肉,谁都有那么三五年。但是,要很常青,像青云这样子的,就是很难。他是在一个是真正的高度上。

  叶璇:我觉得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就是他实在太好太好,可能我比观众幸运的是,我能够第一时间看到他,观众其实是隔了银幕看他的,而我是亲身地感受他,在现场体会他演的好,所以更加觉得真的演的精彩。

  大公娱乐:《暴疯语》的导演,李光耀导演也入围了最佳新晋导演,你怎么评价他呢?

  叶璇:我觉得他非常认真,也很有才华,而且很有自己的艺术见解,独特的角度,首先这种题材不是一般导演会选的。一般新导演都选一个比较热门的话题,观众接受度更高的这种题材去拍,而他选择讲病人,家暴,这个不是一般家庭能接受的。这就你需要更好的机能,更好的水平,审美的眼光才能够呈现给观众去接受的,我蛮他的。

  但是到了现在我都还没有看整个戏,所以我还没有资格完全的去讲我的立场,判断,但是我觉得这个新导演首先他在拍摄期间,在现场我们都很融洽,然后他知道的也很多很好。其实有青云在,也不用怎么知道,一来就拍了(大笑)。这个导演也蛮幸运的,遇到了很多很好的演员,像鲍起静老师、方中信老师都是很好的演员,所以我想他应该会蛮好的,未来会蛮成功的。

  大公娱乐:不管是《意外》也好,《》系列也好,或者是现在的这部《暴疯语》,你在电影里的角色多是一眼看不透的,你塑造的人物背后总是沉重的。为什么偏爱这类的人物?

  叶璇:这几个戏的导演都不外乎杜琪峰、麦兆辉、庄文强这几个导演,麦兆辉、庄文强是一个组合。所以就是说,我第一部戏就是拍他们的戏,就没有剧本,也不用告诉我是什么,我就很相信他们。到现在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剧本给我看过,从来就是到现场,叫我演什么,好的,就这样。所以可能他们比较了解我,就是我能够处理好一个以男人戏为中心题材这么一个戏里的一个女性角色,女主角往往是需要比较神秘,比较致命,就是以前法国新浪潮导演很流行的,那种蛇蝎女性的角色。她们在这种神秘的男性片里往往扮演一个很关键的角色,而杜导演就是很喜欢那些新浪潮的导演。麦兆辉他们也是杜导演他们的徒弟,所以他们一脉相承的都会选择我这样子的女主角,有可能是这个原因吧。但是我已经想好,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演了。

  叶璇:还可以吧,其实我各种角色都可以挖掘好,我现在打算要拍一点其他的角色。其实也不可否认的是,我自己都喜欢这种角色,我很喜欢这种题材,我喜欢高智商犯罪的题材,我喜欢逻辑很强的戏,要不就是喜剧,我还比较少的机会接触。因为电影能够进来内地的一般的都是高智商犯罪的电影,喜剧的文化氛围不太一样,所以我现在自己做戏都喜欢做这类型的戏,自己投资、制作的时候我都选择这种高智商犯罪的戏。

  叶璇:我最近拍了一个马来西亚,新加坡的出品的电影叫《麻将王》,那也是喜剧。其实我是很好的喜剧材料,只不过一开始大家不了解,制作人、导演不了解。他一开始会让一个新演员去尝试喜剧,他们会发现你演的不错。但是一旦他们发现你是有内容的时候,他就让你演有内容的。因为这样的演员少,演乱搞笑的多,所以,我就会在那个比较有内容的范畴里比较受欢迎。

  大公娱乐:你拍电视剧多数是在内地,有时候拍港片,像你刚说的还有一个马来西亚、新加坡出品的电影,他们在拍摄的时候,比如说拍摄手法上,上、氛围上有什么不同吗?

  叶璇:有不同,非常的不同。因为国内的影视行业起步的比较慢,发展的快,但是它毕竟不如的影视,电影电视,已经有四五十年的历史。所以一个行业它一定是需要时间的打磨,就像人一样的,时间打磨以后,这个行业会愈加规范,上轨道,做的作品稳定性比较高,包括现场拍摄的执行的稳定性。国内的作品就会有参差很大,因为我们确实国家的地域广阔,这个差距是永远在的,你永远会有高有低。有时候也会有很好,很有天赋,很有才华的导演,像我拍了一个剧叫《雅典娜》,谭俏导演就跟我非常非常的合拍,他是内地人,但是其实跟他是在学的导演可能也有点关系,他的稳定性就很高,创作立业很高。我遇到过内地的导演,就是有那种连轴线都不懂分的,就拍你的时候是挂你左肩,拍我就得挂右肩,这是一个既定的观众的视觉习惯,这个是最最基本的,及其要这样子摆,而不是把这边的机器摆这边,有这样的导演连这个都不知道,而且是老导演,是女导演。所以我还觉得,可能行业发展的慢,因为大,行业内个中人都会有,这是一个区别。

  叶璇:看是不是我自己的戏,如果是我自己投资,我一定会纠正,这是我的钱,而且我有,我是制片人,我有去纠正他。如果不是,有两种情况:如果这个戏还是蛮好的,而且他的投资人还是蛮用心,很想挣钱的,我就会告诉他哪里是可以改良的,你会更赚钱,更受观众欢迎;如果相反,他自己随随便便无所谓,或这个戏本身就发现它的故事核心不好,你怎么去帮他都没有用,这个人是不听劝告的,无药可救的人,你为什么要把钱塞到他口袋里呢,我就会算了,就不说什么了。

  大公娱乐:这几年人们在说到电影时,不免会提到“女演员处在断层阶段”这样的言论。你有没有想过,或许自己在这个断层里找到自己的地位?

  叶璇:我已经有我的地位了,我在哪就是哪了,这是一个很顺其自然的事儿。你从一到十,你有多少能力你就该在哪儿,本来就在其中。

  叶璇:大制作、大电影的那种制作精良,电影会比电视的制作某些方面会精良一些。比方说它比较有充裕的时间去创作,画面、镜头的运用会比较精细,然后感官也不一样,因为电视你是放在家里像收音机一样在听,但是电影真的是大家全神贯注完完全全的在看这个作品。所以如果有机会,任何一个电视演员都会想转投到大银幕。

  叶璇:其实我做的电视剧,我自己是导演和编剧,但是我没有写名字,我用了笔名,甚至是不用名字。因为我也不希望说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在做。就是用什么挂名都不太重要,对我来说。

  大公娱乐:有人评价你说,又是演员,又是制作人,其实还有很多头衔,觉得你是一个女强人,你喜欢这个称号吗?

  叶璇:我不是,我真的很强,就比一般的同龄女生来说,我还应该是比较坚强的。

  大公娱乐:我有看过你不少的访问。有很多人在面对困难很沮丧的时候会说:不能哭要坚强。但是我记得你说,你的态度是“该为困难感到沮丧的时候就沮丧”。

  叶璇:我一般沮丧不会超过事发的24小时。这个事儿搞砸了,或者发生这样的意外,我一般都能迅速的反应过来,捡回然后用最小的损害度的方法去它,去挽回它。

  叶璇:我一般我会找人说,但是这个说一定是找能帮助我解决问题的人说,我不会跟没有解决能力的人去倾诉。我会找良师益友,我往往就是有很好的朋友,有好的老师,他们有很多的经验和智慧去引导我做一件事情,所以当这个事情发生意外之后,我自己有反应之后,我打个电话就知道怎么样是最好的解决方法。他们有很多的经历,失败、挫折、意外他们都遇到过。有这些人的帮助就能够化险为夷。

  叶璇:没有,从来没有过。为了工作的事情,事业的事情从来没有值得哭的。但是我会为情感的事情哭,而且往往是为别人的事情哭,我看到小狗很可怜我都会哭。

  叶璇:我两个都装了,坚强的脆弱的两面都在我内心,只是在不同的时候就会用不同的方式表达。我也会被我心爱的男神骂了一通,哭的跟猪头一样。我身边的人都说你不要难过了,他只是喝多了酒,但是我会很认真的觉得,他真的是在我,真的是在很生我的气,然后我就伤不得了,也会有这样子掉眼泪的时候。但是,你说在工作上,好像没有值得我哭的。我想,工作上唯一我哭的时候就是在镜头前演戏的时候,我会哭,但真正的因为工作的原因我没有哭过。工作是我的兴趣爱好,有什么值得哭呢?

  大公娱乐:谈到压力谈到面对困难,不免要提到争议。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在你身上有各种各样的标签,有人喜欢你,也就有人不喜欢你。那些争议性的报道与评论你介意吗?

  叶璇:不会啊,别人对我的褒和贬损,都不会影响我对自己的看法。当然,首先前提是我是一个的、客观的看自己的人,而不是一个妄自尊大或者妄自贬低自己的一个人。所以说,自己的知识、智慧和经验的强大是前提,造成了你能够客观的看每一个人,包括自己。这时候,别人的说法和判断就不那么的重要。我不会因为别人说什么,今天就觉得自己真的是了,真的了不起到什么样,不会因为这些膜拜而改变我对自己看法。同样的,我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这些的贬损而贬低我自己,一点都不会。

  大公娱乐:刚才我们其实聊了很多工作的事情,我们来聊一聊一些轻松愉快的。我有关注你的微博,我不夸张的说,十条内容里面,有八条都是莫小棋。

  叶璇:(大笑)我们从小到大都在一起,就是无时无刻在一起,见面也经常见,她会专门跑到横店去看我一眼,就看了两个小时就走了。她是这样,对我的感情是无以复加的,所以我平时要多关照她一样,不然她太寂寞。

  大公娱乐:你是不是会特开心地跟别人介绍说:这是我的好闺蜜,我们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叶璇:应该是的,我觉得到了今时今日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们已经在一起超过十六七年了,真的一起经历了很多很多,很久很久,经过时间,而且我们的价值观有很多地方很像。但是,她总是失恋这点可跟我不像。(大笑)我们看很多东西的价值观比较像,因为她是从国外回来的,我也是。很多比较的价值观,和传统的东方的观对我们的影响比较相似。尤其是在这个行业里,这样的人很少,所以就造成了我们的情感。

  叶璇:就在十六七岁的时候,她那时候就非常的标致,非常的惊艳了。我们去选美,她15号,我14号,当时所有的都说她一定是冠军,我呢就属于很不起眼,在角落里默默待着的陪跑一族。但是世界就是这么的,她落选了,我是冠军。结束之后,她还特意跑到我房间跟我说“你不要以为你赢了就很了不起,人生的还很长,我们都会在比赛,我们会一直比下去的”。我说好的,再见,我依旧享受我的皇冠和鲜花。(大笑)她就是这么可爱。我们后来十几年,一直在并肩行走,一直在比赛。她是一个方方面面都非常优秀的人。

  叶璇:对,我像是她的一个模本,她说她什么都要向我学,非常谦虚。她也像是我的一个教材的镜子,就是看她做什么,我千万不要做。

  叶璇:没有,我们两个一凹一凸,互相能够给彼此更多的慰藉,更多的关怀和支持。

  大公娱乐:按照我们现在知道的你的感情现状,距离闺蜜一起过的目标是不是越来越远了?

  叶璇:本来就很远,你看外表看不出来,她是一个吃斋,很素的人。而我是看外表就很忙,追求者很多的一个人,她老羡慕我,你都那么多男朋友。(笑)我说不是,我说你不要要求这么高。我给她介绍过特别优秀的男生,家里条件很好,高富帅单身男性,她都会说那个人星座跟我不合,不肯见那个人。然后她好不容易找一个,又那样。我说你要求不是高,是太苛刻,苛刻不一定是高。我们都觉得很好的高条件的男生她就看不上,她就非要那差的。

  叶璇:我是一个工作很忙,但是不会放下朋友的人。而且朋友对我来说,其实不太分男的,女的,也不太分见面不见面的。

  叶璇:我其实难以想象结婚,因为我不太向往结婚,但是我也不反感。我不会说我好想结婚,我好想穿婚纱,没有这种想法。

  叶璇:对,我觉得谈恋爱蛮好的,约会蛮好的,我现在状态蛮好的。我也不想生小孩,不是讨厌,只是并不是特别向往生小孩。

  大公娱乐:感觉你整个状态,不管是对朋友也好,对爱人也好,你都是满足的,很开心。

  叶璇:对我还蛮满意的。我想我人生中有没有哪一段是我不满意的,都没有,都蛮满意的。其实也许有过困难的时候,可回想过来都是很值得,是很好的困难。困难会把你的整个心很撑大,会让你的整个视野开阔。走过之后,你会更快乐,能看到更大的世界。

  叶璇:对啊,就是这种令你更容易快乐,比如说你见过死亡,你就会觉得活着好开心。你就生个病,你就会觉得不生病多好。所以说任何的困难,挫折、锻炼都会令人更好地接受原来你不经意的那些快乐。

  大公娱乐:回头去想你出道这么年,演了这么多戏,如果我让你用几个词或者是一句话去形容这一段时光,你会如何形容?

  叶璇:carpe diem(小编注:电影《死亡诗社》中著名的台词),意思就是抓住时间,珍惜当下,这是我一直的座右铭,我觉得能够很好的形容我的人生。珍惜每一刻,就会很精彩,而且无怨无悔。我回过头想,我如果有些什么事儿,会不会从头再来,我也不会。

  大公娱乐:我觉得你的座右铭,跟你刚刚之前说的那些话,整个心态很符合,因的就是珍惜了当下,抓住了当下,才可能会一步一步让自己过得很开心。

  叶璇:对,我觉得这个是最正确,或者是对我最适合的一种生活方式,你后悔也没用,你能活倒过去吗,对不对?

  大公娱乐:跟你聊天我的心态也会变好。那在今天采访的最后,我们有一个环节叫做《听明星的话》。你想通过这个环节,对喜欢你的观众、粉丝说点什么?

  叶璇:女孩子是,但是其实我觉得追求梦想最重要。梦不一定是恋爱,因为恋爱是自己得到快乐和对方得到快乐,追求梦可能做到令很多人都快乐,还可以贡献给社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