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人群心理  男人心理

53岁男人情人“埋尸荒野”(附图)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5-06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山村妇秘三四个月,是与情人私奔?还是蒸发?随着专班的深入侦查,一起骇人听闻的命案浮出水面。目前,犯罪嫌疑人吴某已被起诉,法院将择日宣判。

  红桂(化名)是4月20日的,几个月来无人知道她去了哪里,也无从知道她到底是生还是死。人们起先还以为她到丈夫舒某那里去了,不料,在深圳打工的舒某却于5月底专程回家来找她,找了一个多月没见她的踪影。

  有村民说,红桂消失前,曾听见她的呼救声。与红桂相熟的街坊试着拨打她的手机,发现一直无法打通,而平时她很少关机,于是推断红桂了。

  7月30日,红桂的家人终于按捺不住焦虑,向警方报了案。当日下午6时许,蕲春县长张国学准备下班,匆匆赶来的青石所长向他汇报了这一消息。

  张国学查看了红桂的通话记录后,心里一沉,感到事态严重。原来,自2007年4月19日14时58分起,红桂再也没接打任何电话。张国学随即率领刑侦人员赶往太平林场。事发村庄仅有着十多户人家,位于太平避暑山庄上方三公里处,海拔1200余米,风景如画,但地理偏僻、经济落后。“红桂不见了!是否像她婆婆所说外出了?”“若是外出,关机是可能的,不与她丈夫联系也有可能,但几个月不与儿女联系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8月1日晚10时许,蕲春县五楼会议室灯火通明。县委、长董成钢及副胡文雄等,正详细听取长张国学和员李超丰的汇报。听完汇报后,董成钢说:“红桂一案,一定要当作命案办!不要等到尸体出现后再去破案,那就迟了。”由胡文雄具体指挥、张国学任组长的侦查专班随即成立。

  侦查专班首先到村民中调查。其中两村民反映称,4月20日凌晨四五点钟,确定听到红桂喊“救命!”但两村民听到的内容有些差别,一个听到“哎哟,我伊(方言,即母亲)!”一个听到的则是“哎哟,救命!”声音来源方位也不同,一个说从东边传来,一个说从西边传来。侦查员多次询问,两村民都自己的说法。

  侦查员分析认为,说法不一致可以解释,一是记忆模糊所致,二是红桂当时可能喊了两声,两村民一人听见一句,三是受山谷回声影响。但这个“不一致”,让侦查员们有了一个大胆设想,4月20日凌晨,红桂受到了非法侵害,很可能已死亡。

  侦查员随即通过疑似被侵害人员信息系统,向全国发出协查,同时把目光投向红桂周围的每个人。随着调查的深入,逐渐有了些眉目。42岁的红桂,虽无过人姿色,但在太平林场却曾与多个男子保持过不正当两性关系。侦查员把这些男子进行梳理,确定了三名重点调查对象。

  第一号嫌疑对象王某接到警方电话后,即从浙江赶回蕲春接受调查。王某坦承与红桂有过不正当两性关系,但坚称“绝不可能害死她”。

  第二号嫌疑对象是39岁的王某某,他正在安徽带着20多名民工挖隧道。他在电话里并不否认与红桂的不正当关系,但称他与红桂关系还好,不会杀她。王某某表示,如有必要,他会随时回老家接受调查。

  第三号嫌疑对象是53岁的吴某(化名),他在当地是个能人,年轻时一表人才。今年7月6日,携老伴去在浙江温州打工的儿子那儿住,说是去照顾孙女,他的手机早已停机,也没有村民知道他儿子的情况。

  有村民反映称,吴某与红桂保持了十多年的不正当两性关系,双方家人都知道,但拿他们毫无办法。今年端午节,吴某曾请来四名、十多名人,在家做了四天法事,祖先、消灾解恶。吴某临走前,还将自己田地全部交与邻居种,说过几年才能回来。

  ·07电信运营总势看好局部失衡·光纤光缆市场持续复苏前景好·韩国3G、RFID等技术发展现状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网站推荐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