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心理健康  心理保健

5000个亿花了还不够农村幼儿急需补偿教育 今日话题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5-15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原标题:5000个亿花了还不够,农村幼儿急需补偿教育 今日线年开始,公共财政对学前教育的投入重视了起来。如今,两个三年计划马上要结束。情况究竟如何呢?最近财新网报道了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相关课题组的一项,原来,2010年以来,中央及地方财政对学前教育投入,六年达近5000亿,然而据估算,全国约1600万幼儿没有幼儿园可上,集中在农村。

  对学前教育的投入确实是飞升,例如,中央财政在2010年前几乎不涉及这个领域,而根据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学前教育财政课题组(以下简称为课题组)的估计,两期三年计划投入超过了900亿元,且主要投入到部。地方财政的配套资金自然也少不了,才会有6年超过5000亿这个数字。然而,投入到部是一回事,是否照顾到贫困又是另一回事了。财新报道中,学者用了三个“为主”来形容现在的学前教育财政投入,即“以公立幼儿园为主、投入机构为主、投入硬件为主”。好的公立幼儿园像海绵一般吸收了大量的资金,服务于数量较少的儿童。据课题组宋映泉博士的估算,以中央财政为例,2010年以来中央财政在学前教育投入约900亿,90%投入公立幼儿园,95%投入园所而较少投入家庭和其他机构(比如社区、NGO),76%投入园所硬件建设而较少投入与提高保教质量相关的软件建设。但是,2010年以来,对入园儿量的主要贡献来自于民办幼儿园(约70%)。2013—2015年间,这一贡献更为突出,有90%的增量是由民办幼儿园提供。摇号上公立幼儿园成为一些地方的景象那么,都是谁在上这些公立幼儿园呢?在一二线城市里,好的公立幼儿园往往处于地段好的地方,还有些本身就是单位的福利幼儿园,自然,属于不差钱家庭的孩子。而在经济不太发达地区,也是如此。宋博士在一篇论文中,讲述了自己在某西部省会城市调研所见:“在2010年以前没有一所公办幼儿园。2010年由于中央财政的投入, 该区改建1所公办幼儿园, 6个班, 180个孩子的规模, 由于收费较低, 幼儿园保教质量和硬件质量都不错, 于是家长们都想将孩子送到这个公办幼儿园。教育局的方案是20%名额给关系户, 80%名额利用‘摇机’公平摇号。”

  质量好得多、价格低得多,这样的公立幼儿园,别说贫困弱势家庭,就算普通家庭都很难争取得到。

  然而,还有比乡村幼儿园的质量更差劲的——打工子弟上的无证幼儿园。打工子弟跟随父母来到城市,上得起的往往只有“黑幼儿园”。而根据前述课题组在2014年在西部五县的调研,那里的农村入园儿童在认知、语言、阅读、体重等方面与县城儿童都有着明显的差距,但是,无证幼儿园的打工子弟又比不上他们。究其原因,恐怕和“黑幼儿园”承载着更多的幼儿,又拥有更少的资源脱不了关系。的确,在安全保障都成问题的打工子弟“黑幼儿园”,其它要求恐怕是奢望。▲

  来源:世界银行《中国的儿童早期发展与教育:打破贫穷的代际传递与改善未来竞争力》上图是著名的“赫克曼曲线”,今日话题曾经介绍过。但是有必要其事地反复介绍,让更多国人认识它。赫克曼曾经获得过诺贝尔经济学。他认为,人从出生到五岁期间的培养和发展对成年后社会状态产生极大影响,相比较于在人成年后再对其进行培训,人力资本的早期投资也是最有效率和成本最低的。赫克曼运用了美国一项长达40年的追踪项目的资料,把各种因素都换算成钱,来考虑投资回报,投资很好理解,就是教育成本,回报指的是追踪项目中的实验参加者为社会创造的税收等裨益与因犯罪率降低而的社会损失之和,最后就有的曲线。

  “赫克曼曲线年的“佩里学前教育项目”,这个实验追踪了两组来自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一到40岁

  倘若经济学家的观点还不够的话,那么,还有神家来揭秘其中奥妙。16位来自神经科学不同领域的杰出科学家参加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组织的专项后,输出的报告认为,“在刚出生头几年的大脑中,神经元以每秒700—1000个的惊人速度建立着新连结。这些早期的神经突触连接形成了神经可塑性的基础,继而会影响到孩子的身体和心理健康、终生的学习和适应变化能力,以及发展心理弹性的能力。这种科学突显了关爱、健康、营养和刺激对所有儿童,尤其是处于逆境的儿童的重要性 。”而例子是,儿童大脑发育关键期,假如缺少了适当的教育刺激,对人生的影响是灾难性的。那么,贫困弱势家庭的孩子是什么处境呢?他们本身得不到很好的营养和照顾,已经输人一筹了,而在教育刺激上,也很难和自己忙于生计的父母有特别好的互动,受到合格的照料。

  现在各地都在大力地发展普惠性学前教育,有些地方侧重于公办,有的地方则拿钱补贴民办。然而,公办幼儿园不好读,普惠性的民办幼儿园,对于贫困弱势家庭来说,也是吃不到的天鹅肉。这些幼儿园学费也很贵,是公办的1.5倍左右。搜索各地的标准,在经济好一点的地区,一两千一个月,而在经济欠发达地区也是五六百以上。换句话说,这些幼儿园可能对于一般收入家庭有用,是实惠的,能够一定程度上缓解入园难,但是解决不了贫困弱势家庭的问题。依然,一些孩子在色彩鲜艳的园区里嬉戏玩耍,另一些孩子在“小黑屋”里苦等妈妈。另一方面,特别的是,幼儿教育或者说幼儿保育是需要的,但是过量的幼儿教育不仅仅是无效了,甚至是有害。国际教育成就评价协会曾经做了一个关于17个国家和地区的幼儿教育研究,在所有国家中,4岁时就进入以活动为主的幼儿园的儿童,与进入预先学习如算数、识字这样的幼儿园的同龄人比,在7岁的时候语言文化成绩要高得多。得太多,反而把孩子给搞混乱了。实际上就连现在条件一般的正规民营幼儿园,保育质量也不比示范园差太多。中国青年报刊发的报道《起跑线上“拼爹” 示范园难副盛名》来自北大中国教育财政研究所黄晓婷。现有体系把幼儿园划分为从次到优的四个等级:园、二级园、一级园和示范园。家长们也挤破了头去示范园。但是,“在控制了父母教育水平、家庭财产等儿童背景因素后,示范园即便和园相比,在认知、语言和健康体能方面的差异也都不再显著。而在心理和艺术发展方面,示范园与园相比仍然有一定的优势,但和一级园、二级园十分接近。”因此,用公共财政去大力地建设豪华幼儿园或者条件优越的幼儿园是没有必要的。相反,这些钱用来补贴贫困、集中的幼儿园效果会更好。那些“天价”幼儿园的建设交给市场就好。而公共财政,应该对有所补偿。英国“确保开始计划”(sure start)的移动照看车,好的幼儿保育不是比拼园区的豪华

  补偿教育,在国际上是一个专门的概念,即针对困境儿童进行的,克服早年生活影响,帮助其减少日后课业、学习困难的教育措施。不管是美国、英国,还是巴西、智利、牙买加,都有相应的补偿教育计划。英国的叫做“确保开始计划”(sure start),始于1998年的布莱尔,而幼儿园只是其中一个组成部分,对父母的教育、对幼儿营养的支持都包括在内。2010年的回顾报现,接受该项目的儿童身心要比未接受者健康,并且,这些项目也让这些家庭的母亲得到了极大的帮助,生活满意度要高得多。补偿教育,不仅仅是对孩子的补偿,何尝不是对整个困境家庭的补偿。

  大力的财政投入是好事,说明对学前教育从几乎不投入到重视起来。但是,学前教育既患寡更患不均。能够改变一个弱势家庭,甚至切断代际贫困循环的补偿教育实在是很迫切,也是把钱用在刀刃上。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
网站推荐更多>>